泰北網

泰北孤軍養老院隨思

 
今天週末,我來到距離學校不遠處的新村孤軍養老院參觀。養老院位於村莊旁邊一道山舌的空地上,位置恰當。在入口處,有一個亭子裡樹立著一個紀念碑,記刻著泰北孤軍以及新村孤軍養老院的修建經歷。
 
養老院裡鬱鬱蔥蔥的是各樣的樹木。我看到沉重的菠蘿蜜果子掛在大樹的腰間、也看到大小不一的榴蓮躲躲閃閃地藏在榴蓮樹上。在泰國,榴蓮的香味似乎無處不在。忽然,又不知從哪裡有濃厚的桂花香氣襲來,讓人沉醉。在入口的地方看到三位老人坐在台階處曬太陽。可能是這裡很少有陌生人來的緣故,我的到來似乎帶給他們一份新奇。我就近到他們跟前交談起來!
 
儘管我們都說的是漢語,但是我們之間的溝通還是有一些困難,因為他們說著濃重的雲南地方方言,我只能大概地知道一些零星的存儲在他們腦海裡的歷史記憶片段。他們是原國民黨軍隊三軍的士兵,後來留守泰北,由於有傷殘,竟然一生孤寡,沒有妻子兒女,年老時,幸好有台灣人支助建造的這個孤老院裡養老。
和我一起交談的有三位老兵,他們說上個月剛有一位老兵去世,留給他們無限的感慨唏噓。三位老兵中,一個老兵只剩下一隻眼睛了,另一隻眼睛可能在戰場上失去了;第二個老兵的腦顱被彈片削去了三分之一,竟然堅強地活著!第三個老兵拄著雙拐,他在戰場上踩上了地雷,失去了一條腿。
 
我問他們,是否後悔打仗?他們似乎很難回答這個有一點形而上的也不好說不明白的問題,他們也不明白為何自己的一生像浮萍一樣被拋來拋去最後留在這裡,他們更不明白自己竟然要如此渡過。他們唯一感到幸運的是,他們的同伴們在自己的眼前不斷地倒下了,而他們卻可以僥倖地活到現在。目前似乎伴隨他們的只有一隻半導體收音機來獲得外界有限的甚至可能是被扭曲過的信息。
 
養老院修建的時間應該很久了,因為有一些房屋已經破損了,需要重新修葺。隨著時光的流逝,這裡的老兵一個一個地逝去,未來的這裡也會空無一人,徒留下一片空蕩盪的房屋,成為泰北老兵歷史的見證!
我心裡勾勒出一幅畫面:這些剩餘不多的老兵,坐在陽光下暖和著身子,可以凝固成一幅鏗鏘有力的泰北歷史油畫。可惜的是,我沒有這樣的丹青妙手,將他們神態畫出來;也沒有力透紙張的筆墨,將他們孤苦寂寞的靈魂描述出來!
 
我只能抒發一下心裡的感慨。回味一下,作為人類中如此渺小的一個分子,如果渡過自己的人生?我們是否真的能夠主宰自己的命運?我們的命運難道一定要被這個世界上各樣的政治謬誤、各種理由的所謂正義戰爭、被各樣的包藏禍心的欺騙宣傳所左右嗎?人類會被世間裡許許多多自己親自樹立起來的偶像倒塌後的“磚石”和“木料”壓傷嗎?!
 
正如同這些被所謂的主義宣傳、被各樣的政治利益較量而犧牲了自己幸福平凡生活的老兵們的命運,我們的態度是讚揚還是悲憫?應當讚揚他們曾經英勇地抗擊過邪惡還是悲憫他們晚年孤苦的命運?難道出生在那個時代的男兒,不可以有第二種對自己命運的選擇——在鄉下耕作來養活自己的婆娘和膝下的孩兒,享受人生的天倫之樂嗎?如果可以有人世間的天倫之樂得以享受,我寧願人世間廢棄掉所有的養老院!包括這個專門為老無所依的泰北老兵所籌建的養老院!
 
作為人世間過客的我們,更需要有清醒的內心和獨立的人格特質,才能預防被各樣華麗包裝的謊言所欺騙!我們不僅發問:何時才能放下各類的意見與紛爭,銷毀各種企圖毀滅對方的武器,讓每一個生命可以靜靜地於麗日下暖洋洋地曬著日頭,享受著上帝給予人世間平凡的人們公平無欺的滋潤和各樣恩惠呢?
 
寫於 民國106年5月17日
 
作者:羅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